相关文章

婚礼伴郎伴娘成为婚庆新职业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hg520.com/

现如今,婚礼上伴新人步入殿堂、贴身叮咛、提裙挡酒、圆场救急的人可能不再是他们的哥儿们、闺蜜,而是由陌生人扮演的。“职业伴郎伴娘”,正逐渐成为婚庆市场上的新亮点。高收入渐获认同

今年10月,南京一场盛大的婚礼宴会上,新郎新娘带领6对伴郎伴娘豪华亮相。“婚礼共花费12万元,6对伴郎伴娘都是租来的,每人600元。” 南京某婚庆公司谢经理介绍说。

同月,上海吉先生的婚礼也租来一对伴郎伴娘。“每人每天800元的价格足够请一个资深摄影师,伴郎伴娘不过一个”花瓶”的角色,站站坐坐,陪吃陪笑,未免太好赚了些。”吉先生表示。

目前,市场上职业伴郎伴娘的租赁价格在每人每场600至1500元。“今年旺季,我的月入过万,淡季每月也能保证5000元左右。”来自南京的职业伴郎王金说,“这工作并不简单,要了解婚礼习俗、流程;熟记亲朋关系、姓名、样貌;还要随机应变,及时救场。”

两年前,上海虹口区一家婚庆公司在开业时就提供此项业务,目前已累计出租伴郎伴娘数十人。此外,苏州、成都、重庆、海南等地也有婚庆公司开展此项业务。

需求催生新花样

民政部统计显示,中国每年有超过1000万对新人喜结良缘,全国每年因为结婚而产生的消费总额超过5000亿元。庞大市场,多样需求,催生行业服务花样翻新。

“一支8人组成的伴娘团,不管是接亲还是婚宴现场,都十分有气势。”南京新娘胡小姐每次翻看婚礼照片时都非常开心。谢经理解释:“现在新人重排场,通常愿意租几对伴郎伴娘以显场面气派,拍摄画面感好,做游戏时烘托气氛。”

苏州32岁的姚女士苦于伴娘难寻,找上婚庆公司:“闺蜜们都已为人妻、为人母,要在身边亲朋好友中找一个不好看也不难看,不高不矮,关键还未婚的伴娘,实在太难了。”据江苏省民政厅统计,今年前10个月,江苏人平均结婚登记年龄达到30岁。而杭州一份《青年交友婚恋调查报告》显示,受生命周期、经济基础、离婚率等因素影响,晚婚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。

新疆伊宁市的老于夫妇长吁短叹,准儿媳是外地人,当地没有合适的伴娘人选,老两口无奈之下向婚庆公司求助。

另外,一部分人为了自己和朋友都能省心,也愿意接受专业的伴郎伴娘服务。

争议尚存待破解

职业伴郎伴娘虽渐入婚庆市场,然而行业发展却存在众多争议。

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庆行业委员会副干事史宇说:“职业伴郎伴娘在国外之所以能够兴起是因为外国的婚礼不涉及金钱,而中国婚礼时伴郎伴娘要帮忙收红包,租赁后由陌生人收红包所产生的信任问题成为这一职业发展的难点。”

“目前,新人主动要求租赁伴郎伴娘的还占少数,70%的业务是由公司推荐后获得的。”谢经理说。租了伴郎伴娘的新人有时并不会公开他们的身份,王金表示:“部分新人因担心父母传统,难以接受,要求我们自称是朋友。”

“结婚应该是专属自己的回忆,伴郎伴娘应该是见证两人一路走来的朋友,如果变成职业的,那么婚礼也会变得很程式化。”北京职业白领奉媛表示自己结婚时不会找职业伴郎伴娘。

据调查,目前北京还没有推出职业伴郎伴娘这项服务,但一些婚庆公司即将开展,目的是为了拓宽婚庆服务的广度,让内容更加丰富。